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 第 112 章

                    第 112 章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学渣同桌不需要安慰最新章节        下一章

                        乔韶本能地为贺深说话:“他人很好的, 对我特别好!

                        不说还好,一开口,乔如安瞬间冰封三尺,杨孝龙眉毛都竖起来了!

                        大乔给儿子一个白眼,贺深在心里苦笑。

                        乔韶也意识到自己多说话了, 他一急,更想缓解气氛,可惜他越是为贺深着急, 二老越是看贺深不顺眼。

                        当然如果乔韶不替贺深着急,二老会更加看不顺眼,这是个死循环, 绕不出来的。

                        大乔如今是站在贺深这边的,他敢摊牌自然有把握收。骸拔颐侨ナ榉苛!

                        好在晚饭已经吃完,可以仔细谈谈了。

                        乔如安和杨孝龙起身,先行去了乔宗民的书房。这事的确得好好问问乔宗民,小韶才多大, 怎么就引狼入室了!

                        大人们上楼了,楼下就剩乔韶和贺深。

                        乔韶惭愧道:“姥爷和爷爷很喜欢你的,只是一时有些惊讶!

                        贺深想得很明白:“换做是我, 我也会生气的!

                        乔韶不服气道:“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这么好!

                        贺深心里甜, 嘴角也挂了笑:“心尖上的宝贝被人抢走了, 怎么能不生气!

                        乔韶:“…………”

                        某种意义上,乔韶还真是他们心尖上的宝贝。

                        乔如安妻子去得早, 之后就没再婚,他只有乔宗民一个独子,可父子俩性格都太硬,好大一阵子都不理对方,直到乔韶出生。乔韶有些像杨芸,性子好,乔如安带在身边好几年,真真真正把他当心肝疼。

                        杨孝龙也只有杨芸一个女儿,女儿出嫁后他对乔宗民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直到外孙出生成了怎么看怎么顺眼,老伴和女儿相继因病去世后,杨孝龙一颗心全挂在乔韶身上,乔韶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牵动的全是他的神经。

                        所以贺深说的那话一点不夸张,乔韶真的是他们心尖上的宝贝,是他们在这世上最在乎的人。别管贺深好不好,他们冷不丁知道都会接受不了,也是人之常情。

                        乔韶想想两位老人,心里酸酸的:“他们都不容易!弊约翰∽诺恼饧改,两位老人跟着操了太多心,他永远都忘不了自己在疗养院,半睡半醒间听到的爷爷的压抑的哽咽声,以及姥爷的“让我替他受罪,用我这条老命换他康复吧”。

                        贺深拥着他道:“以后我们一起照顾他们!

                        乔韶用力点头:“他们会很爱你的!

                        贺深应道:“嗯!

                        没过多久,乔如安杨孝龙和乔宗民从书房走出来了。

                        也不知道大乔究竟跟他们说了什么,两位老人的态度稍有和缓,虽然仍旧紧绷,但好歹没把带来的礼物给拿回去。

                        送走二老,乔韶偷偷问大乔:“你怎么和姥爷爷爷说的?”

                        乔宗民瞥他一眼:“说你爱他爱得死去活来!

                        乔韶:“…………”

                        乔宗民严肃问他:“难道不是?”

                        反正贺深不在,乔韶怕老爸再搞事,连忙应道:“是是是!”

                        乔宗民怒其不争,没好气地在他脑门弹了下:“你都这样了,我们能怎样?还不是喜欢你喜欢的人!”

                        乔韶咳了声,不好意思道:“贺深真挺好的……”喜欢他不亏的!

                        乔宗民心肝疼,赶他道:“快去写作业吧,我酒还没喝完!

                        乔韶喜滋滋地去找贺深了。

                        乔宗民看看自家傻儿子,长叹口气――行吧,一物降一物,这俩孩子也是……绝配。

                        高二的课程相对来说比高一紧很多,乔韶月考得利也没松懈,只想期中考试时把语文成绩再提一提。

                        如今英语老师视他如珍宝,总爱找他起来念课文,对他的口语赞不绝口。

                        乔韶也越来越自信,不再畏惧安静之后,他展现了应有的能力,在这门本就极其熟悉的课程上表现得特别好。

                        老唐也拿他当宝贝,会叫他和陈诉一起到黑板上解题。

                        对此贺深表达了些许不满:“为什么不叫我?”

                        乔韶瞪他:“你上去只写一个答案,谁看得懂!”

                        贺深不出声。

                        乔韶摸出块棒棒糖哄他:“爷爷让人从法国寄回来的!

                        贺深嘴角微扬,“啊”了一声。

                        乔韶只好给他剥了糖纸,喂到他嘴里。

                        贺深眼睛都弯了:“好吃!

                        乔韶道:“能不好吃嘛!”棒棒糖中的爱马仕了解下!

                        谁都知道乔韶不爱甜食,这糖给谁的不用明说,哪怕不好吃,贺深心里也是又甜又暖。

                        高二上学期只能用顺风顺水来形容,唯一有点打击乔韶的就是秋季运动会。

                        这么个为班级争光的大型活动,乔韶的任务是――坐在观众席上吃好喝好。

                        这个真没辙,病好了他的成绩可以一夜觉醒,身体却需要个反应的时间。乔韶已经很努力锻炼了,可也不够格参加运动会。

                        由其他们一班出了名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代表人物宋二哈。

                        乔韶更加没有上场机会了。

                        这种活动重在参与,乔韶在场下也看得热火朝天,还一个劲嫌弃贺深:“你好歹也报个项目!”白瞎自己的好体格。

                        贺深给他扇扇子:“不要,又晒又热!

                        乔韶服了:“就你这娇气包是怎么炼出腹肌的!”

                        贺深弯唇笑了:“偷看我游泳?”

                        乔韶脸一红:“谁、谁偷看啊!

                        贺深:“哦,是正大光明地看!

                        乔韶压低声音道:“别n瑟,小心大乔再给你建个专属泳池!

                        贺深老实了,还好意思说:“那你小心点,别让先生看到你偷看我游泳!

                        乔韶气道:“没人偷看你游泳。!”

                        好吧,有悄悄看一点儿,贺深的蝶泳是真的帅……咳……

                        后来东高建了一个室内泳池,捐助人叫贺乔,有小道消息传,这人是贺神的父亲,为了让儿子学习之余锻炼身体捐建的。

                        乔韶听到这说法时嘴角抽了抽:人民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猜得还真是一点不差!

                        乔宗民可不就是贺深深的“父亲”吗?这俩现在一唱一和,做事都不和他吱一声了!

                        当天日记上,大乔龙飞凤舞道:“大家好,我是贺乔!

                        乔韶痛批:“贺乔这名字真难听!”

                        贺深写得可工整了,活像在参加书法比赛,吹彩虹屁也是不嫌脸红:“最好的两个字,我最爱的姓氏!

                        乔韶又有点心疼了――老贺家真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啊不,现在有了个贺乔,行叭,姜还是老的辣。

                        期中考试乔韶考了个第五名,虽然和学神还有距离,但却彻底摆脱了学渣的桂冠。

                        宋一栩哀鸣:“孤独萦绕我身,时常觉得自己与你们格格不入!

                        他同桌宽慰他:“不用觉得,真的格格不入,毕竟你前座后座连同桌也是班级前十!

                        宋一栩哇地一声哭成了二狗子。

                        天气转冷后,有个重要日子也越来越近。

                        贺深的生日也够特别的,在一月一日,元旦当天。

                        乔韶早早给他准备好了礼物,他在爷爷的帮助下给贺深设计的一粒袖扣,用了爷爷珍藏的稀有钻尖晶石,低调又精致,特别好看。

                        这小半年贺深一直有定期回谢家,具体情况乔韶不知道,但有大乔关照他很放心,明白贺深不会被人欺负。

                        铺垫了这么久,贺深也终于该收网了。

                        谢永义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在贺深的陪伴下他终于签下遗嘱,等贺深成年,接手他名下所有产业。

                        对此几乎没人有异议,谢箐心惊肉跳,只想守着自己原有的股份,谢承域这半年太快活了,恨不得永远这样醉生梦死下去,至于庄新忆,已经四个月没见到谢承域了。

                        眼看着贺深的生日即将来临,谢永义的精神状态还行,他对贺深说:“好孩子,快回家吧,别在那高中浪费时间了!

                        贺深笑了笑,道:“等过完生日!

                        谢永义不愿在这些小事上和他有分歧,应道:“好!成年了你也该收心干正事了!

                        贺深应了声,又道:“对了,生日那天我想请同学们来参加宴会!

                        谢永义一愣:“你那些同学……”

                        贺深温声道:“相处一年多,也该好好道别!

                        谢永义一想也是:“好,这些事你安排就行!

                        贺深嘴角挂着笑。

                        谢永义还在握着他的手:“好孩子,以后谢家就靠你了,爷爷对你很放心,你是个有能力的……”

                        贺深轻声应着,眼中连一丁点温度都没有。

                        听说贺深要邀请同学去谢家做客,乔韶吓了一跳:“你要干嘛!”

                        贺深皮得有理有据:“宣布我们的婚事!

                        乔韶还真拿不准他是不是在开玩笑:“说人话!”

                        贺深看向他道:“同学一场,难道要瞒他们一辈子吗!

                        乔韶一愣,明白了,他道:“也对!

                        时候差不多了,等高三他们可能就出国了,是该和他们好好道别。

                        卫嘉宇、陈诉、宋一栩、宋二哈同桌还有解凯都收到了贺深给他们准备的衣服,这五人除了蓝毛都在516一脸懵逼。宋一栩张口结舌:“这么……隆重的吗?”

                        贺深温声道:“不穿也可以!钡撬酶亲急负。

                        卫嘉宇立刻道:“穿!十几万的衣服为什么不穿!”

                        他这话一出,另外几人更懵了。

                        解凯道:“多、多少钱?”

                        卫嘉宇道:“我看骁哥穿过,这家的西服怎么也是六位数起步!”

                        宋一栩差点把礼盒给扔出去:“这我穿坏了咋整?”赔不起啊操!

                        贺深道:“是送你们的!

                        一群少年齐刷刷吸口气。

                        贺深又道:“别有心理负担,你们送给我的礼物我很喜欢!

                        这是怕他们心里过意不去,再重新补生日礼物。

                        说到底这衣服对于他们来说没意义,贺深准备了,也只是希望他们能在宴会上更自在些。

                        等贺深走了,几个少年面面相觑。

                        卫嘉宇大小也是个富二代,还是有点眼界的,他跟他们说:“不用慌,这是深哥的一片心意!

                        解凯喃喃道:“贺神家这么有钱啊……”捐赠泳池的真是贺深父亲吗?

                        宋一栩也在喃喃:“他爸是叫乔宗民吗?”

                        他同桌也魂不守舍:“不对啊,贺神不姓乔啊……”

                        他们各自回寝后,卫嘉宇见陈诉在发呆。

                        “陈眼镜,”卫嘉宇喊他,“这衣服会穿吗?”

                        陈诉紧拧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卫嘉宇以为他又在心疼钱:“行啦,对深哥来说,这衣服和你买的地摊货差不多!

                        陈诉还在出神。

                        卫嘉宇拍了他一下:“至于吗,让件衣服给吓傻了?”

                        陈诉忧心忡忡道:“贺深这情况,乔韶知道吗?”

                        卫嘉宇:“?”

                        陈诉道:“他俩本来就都是男生……贺深这样的家庭,家里人能接受他和乔韶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计算机网络技术月薪上万 建材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加劳务吗 电子商务新闻稿学生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模式分析表 网络科技公司怎么缴税 电子商务法2019.1.1 国际货运代理人考试题库 武汉信息科技学院官网 2017建筑材料税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