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锦鲤小娘子: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治疗

                    第二百二十九章 治疗 免费阅读

                    上一章        锦鲤小娘子最新章节        下一章

                        估计是旅途劳顿,沈钰一脸疲惫,少了些不近人情的清冷,看上去倒是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他年龄比刘澍小几岁,出身商户,还只是个秀才,皇上命他做调香与制药的老师,刘澍满心排斥,觉得智商被羞辱了。两人以前就接触过,彼此印象不好,除了忽悠皇上的能力,制药方面的本事倒是见识过,只不过刘澍的心在朝堂,对旁门左道并不感兴趣。而且沈钰还跟郑家搞到一起,尽做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刘澍十分讨厌他,但既然叫了老师,就不能不尊敬。

                        惊讶过后反应过来,刘澍拱手施礼,沈钰却像没看到他,拨开他直接往船舱里面走。

                        “沈大人留步!”刘澍追上去阻止,“里面是长兴候夫人!

                        “我知道!”

                        后面跟着上船的唐潮道:“二皇孙不用拦他,沈大人正是为夫人的病而来!

                        “可里面是女眷,他怎么可以直接闯进去!”

                        一点礼义廉耻都不懂。

                        这时沈钰已经走到一间船舱门口,整个一排舱房只有那一间门口有人值守,他自然知道要找的人在里面。

                        “沈大人……”

                        刘澍在门口拦住他,正要说不妥,陈娘子正好端着瓷盆出来倒水,一见沈钰,她顿时见到救星般嚎啕起来:“沈少爷,你可算来了,你快去看看妞妞,她就这么睡着,十来天了也不见醒……”

                        这些天里她强打精神,努力让恐惧别泄露出来,在这种地方见到熟人,她再也藏不住了。

                        沈钰不动声色的接过她手里乱晃的水盆,避免水泼到自己身上,然后转手将盆递给刘澍。

                        他柔声对陈娘子道:“夫人莫急,我随御医来的,让他先进去看看!

                        “好好!”陈娘子赶紧让到一旁。

                        刘澍端着水才反应过来,他早就知道沈钰与长兴候夫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但女子出嫁后,一般都会与儿时男性玩伴划清界限,以免遭丈夫和他人误会;且长兴候与郑家明里暗里争宠争权,沈钰却与郑家勾结,政治立场不一样,长兴侯夫人怎么也该避嫌,没想到这两家关系似乎还挺好。

                        沈钰与唐潮进舱房里,见林霜面色青白,气息微弱,早没了原来活蹦乱跳的模样。

                        沈钰心里一紧,眼里露出焦急来。他虽然在制药方面技艺高超,但治病救人却不如唐潮,便咬着牙站到床尾,看唐潮给林霜把脉。

                        去报信的人已经大致描述了林霜的症状,他和唐潮在来的路上分析应该是中毒,可唐潮望闻问切下来,却皱起眉头。

                        “如何?”沈钰一边问一边自己去探脉。

                        “除了身体虚弱些,并不见异样,不应该啊!

                        沈钰自己也得出这个结论,他又扒开林霜的眼皮看了看,很是困惑。

                        “若非中毒,怎么会突然昏迷不醒?”唐潮自言自语道。

                        沈钰咬了咬后槽牙,问了陈娘子后,让人去另一艘船上把海棠叫进来,然后仔细询问那天发生的事情。

                        “会不会是迷药?”唐潮说完自己又摇头否掉这个猜测,迷药一般药性散了就会醒,据他所知,这世上并没有让人昏迷十多天的迷药。

                        “这丫头的症状,倒像是中了枕上香!鄙蝾诨骋傻。

                        枕上香唐潮也经常在做手术时用,这药比黄金还贵,是瑞草堂独家出品,通常只要在帕子上滴一滴,然后捂住病人口鼻,病人吸入迷药后,便会毫无知觉的睡一晚。

                        他摇头:“她们俩人是在佛堂昏倒的,并无人接近她们,如果这样能被迷倒,那只怕得将枕上香涂满整个屋子!

                        “还有另一种用法……”沈钰想起当年云阳伯府二小姐的死,卓老头跟他们说起过这迷药本来的用法。

                        “烧?”唐潮听了他的描述更不信了,燃烧产生的效果,虽然是立竿见影,但药效也消失得快。

                        沈钰思索片刻,俯身轻轻抬起林霜的头,手指在枕头上划过,然后在鼻子下嗅了嗅。

                        唐潮:“枕上香气味极淡,若不是烧起来你闻不出来的,而且现在是二皇孙派兵;,被褥枕头都换成新的,难道还有人手眼通天,能跑船上再下药?”

                        海棠听了插话道:“被褥枕头是府里带来的,二皇孙怕夫人用不惯,特意叫人把嘉荫堂里的物件原样搬上船!

                        沈钰:“……”

                        唐潮:“……”

                        这就解释得通了,应该是先在佛堂中了燃烧的药,突然昏倒,然后枕头上也被抹了枕上香,枕头一直没换,所以她一直昏迷。

                        唐潮:“用酒能解,快去拿酒,越烈越好!”

                        “不可,”沈钰一手兜着林霜的头,将枕头扯下来远远扔到墙角,对吓傻的海棠和其他伺候的宫女道:“去拿新的被褥枕头来,夫人现在用的全换掉!

                        然后他对唐潮解释:“她吸入这药太久,贸然用酒解只怕会伤脑子!

                        沈钰陷入为难,唐潮便笑着摇摇头:“这位夫人可是天赦星转世,定不会有事的!

                        “可她嫁的是天煞孤星长兴侯耿留,情况就不同了!

                        唐潮:“……”

                        刘澍:“……”

                        这要是被长兴侯听到了,只怕钵大的拳头就下来了。

                        “据我所知枕上香只有这一个法子能解,不然你还有什么秘方?”

                        “让我想想……”

                        沈钰上岸去找药材调了醒神的药,用极淡的温酒送服,总算是把林霜给弄醒了。

                        不过情况并不好,林霜刚醒时手软脚软,只会猫儿似的哼哼,躺了这么多天,要不是陈娘子每日给她翻身,按摩手脚,她只怕得躺废了。

                        第二日情况更糟,不但神智不清,还一个劲恶心吐酸水,药一喝下去便全吐出来。一舱的人都被吓到,陈娘子连哭都不敢哭,她听了沈钰那天的话,心想林霜要是就此变成傻子,那一辈子都毁了。

                        要是女儿没嫁人,她倒是可以一辈子伺候,可现在是长兴侯夫人,也不知道长兴侯会不会嫌弃。

                        只沈钰一言不发,咬着后槽牙不断给她灌药,只要留住一点药,总会有作用的。

                        他这样把刘澍给彻底看傻了,难道以前那个洁癖怪人不是沈钰?他在太子宫中制药时,听说只要进了病房,回去一定得沐浴,喂药从不沾手,刘澍作为太子的儿子,因此才对他特别反感;沈钰给他教学,所用之物也只能特定的人能碰,不然就黑脸发脾气。

                        可现在呢,被吐了一身脏污,他也只是匆匆出去换件衣服,回来还是亲自暴力灌药。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他这么一番折腾下,林霜总算是好点了,但却闹腾起来。

                        她神志不清,说话不利索,攥着沈钰的衣服问:“侯爷呢?”

                        沈钰听了半天才弄懂她说的话,无奈道:“你自己的小命才救回来,先歇着吧!

                        “侯爷!你让我见他!”

                        沈钰将她按回床上,拉出自己的衣服,对伺候的宫女道:“你们过来看着她,别让她乱动!弊郾慊指闯赡歉龆运疾荒头车陌两垦。

                        陈娘子等他出去后,追上他问:“沈少爷,我女儿还记得侯爷,是不是不会变成傻子?”

                        沈钰先是皱眉,随后意识到这是林霜的母亲,便微微一笑道:“夫人放心,我看着呢,不会让她有事的!

                        陈娘子倒是愿意放心,可林霜却越来越不让人省心,醒来就像几岁小孩似的,闹腾得很。

                        她终于发现是在船上,而且这船还在动。

                        “我们,要去哪里?”

                        “去北京,二皇孙说让你去宫里治病!背履镒右槐吆逅灾,一边温声解释。

                        林霜混沌般的脑子缓慢转动,明白这话后,如遭雷击。

                        “侯爷呢?回南京,我要等他!”

                        陈娘子躲闪不及,粥碗被掀翻在地,看林霜闹得厉害,赶紧大声喊人。

                        沈钰跑进来问:“怎么了?”

                        林霜看他一眼,认出他来。

                        “沈少爷,侯爷……”她一急就说不清楚。

                        沈钰上前按着她道:“他还没消息,你先把自己管好!”

                        刘澍和唐潮听到声音后进来,心里都在吐槽,对待一个神志不清的病人,你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安慰安慰么?

                        林霜果然被打击到,挣扎道:“回去,我等他回来!”

                        刘澍生怕再生意外,上前安慰道:“耿夫人,咱们现在已经快到天津,如果侯爷找到了,南京那边一定会八百里加急报给宫里的,您不如去宫里等!

                        “不!”林霜坚持。

                        “那你回去有什么用?你又不能出海去找!”沈钰生气道。

                        “你去!”林霜推他。

                        沈钰无奈,“我也不熟悉海里的情况!

                        “谁懂?”

                        “附近海岛上的‘海猴子’吧,他们熟悉那片海域的情况,我听说当地渔船失踪,一般都会请他们去找!

                        林霜望着他,瞳孔渐渐聚拢:“你有法子,不去救人?”

                        沈钰:“……”

                        沈钰:“不是,我也是才听到消息,这不赶来先救你吗?”

                        “王八蛋,忘恩负义,侯爷还救过你呢!”

                        林霜哭起来,对他一顿拳打脚踢,沈钰赶紧喊宫女来帮忙,自己慌不择路的跑外面去。

                        女人真是太不讲道理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计算机网络技术月薪上万 建材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加劳务吗 电子商务新闻稿学生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模式分析表 网络科技公司怎么缴税 电子商务法2019.1.1 国际货运代理人考试题库 武汉信息科技学院官网 2017建筑材料税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