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她从末世来[50年代]: 旗杆裙子【一更】

                    旗杆裙子【一更】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她从末世来[50年代]最新章节        下一章

                        六个月大的老虎, 原本应该有小猪崽那么大。

                        可暴风雨受伤以后,显然这两只幼虎也跟着遭了不少罪, 这会儿本该粗壮的四条腿都显得很瘦弱,站起来都在打哆嗦,勉强玩了一会儿就开始打瞌睡了。

                        这并不是它们真的想睡觉,而是因为体力透支,供应不上运动所需的能量, 所以身体潜意识里要用沉睡来尽量减少消耗。

                        暴风雨听不懂青梅说的话,只一个劲地把幼崽往青梅怀里拱, 两只小老虎不明所以, 但明显不愿意离开妈妈, 所以又挣扎着努力爬回去。

                        看这母子三虎拱来爬去, 青梅叹了口气,又拍了拍两只小老虎的脑袋, 朝暴风雨说了声“等我一下”, 站起来想走。

                        可暴风雨以为她是要彻底离开, 急得扒拉着地面想要站起来,还朝小老虎龇牙咆哮, 凶巴巴的样子吓得两只小老虎圆圆的耳朵都往后面折, 可怜兮兮地发出哇哇声。

                        青梅看暴风雨急得都咬着幼虎的脖颈皮要往她怀里塞了, 想了想, 青梅把自己身上的猎炝取下来。

                        暴风雨显然知道炝的厉害, 看青梅居然拿炝,以为是要杀它们, 登时悲戚至极,一双虎目竟都含上了一汪泪花,却也放弃了挣扎,只重新匍匐在地,用下巴将两只幼崽拢到自己身下怀里捂着。

                        青梅叹气,把炝放在旁边,又伸手拍了下暴风雨的脑袋,哪怕知道它听不懂,却还是说到:“等我一下,很快就回来!

                        暴风雨放弃了挣扎,眼皮子半耷拉着,显得很没有精神,似乎鼻息间那口气随时能停止。

                        想到暴风雨的状态,青梅也不敢走太远,在附近随便用弓箭猎了三只兔子就赶回来了。

                        看见青梅回来,还带着食物,暴风雨有点懵。

                        倒是两只已经拱在妈妈怀里睡着的小老虎闻到了血腥味,挣扎着醒了过来,嗷嗷叫得很着急,想要吃,可对青梅的气息又很戒备。

                        拔掉箭,青梅自顾自徒手从箭伤处把兔子撕开,露出里面带着温热血液的肉,而后放到幼虎面前就没管了。

                        暴风雨也想明白了,用嘴拱了拱幼崽。

                        两只小老虎得到了妈妈的首肯,这才迫不及待地一个扑腾跳过去,整个脑袋都恨不得钻进兔皮里吃肉。

                        两只小老虎吃得嗷嗷呜呜的,青梅把最后一只撕开送到暴风雨嘴边。

                        暴风雨试着张嘴咬了一口,却没能咬下一块肉就没了力气,浑身一软,脑袋都支不起来了。

                        青梅知道,暴风雨已经彻底没了恢复的可能性。

                        抿唇看着张嘴喘气的暴风雨,青梅垂下眼帘,干脆就地坐下,不顾双手血腥,撕扯着肉块去掉骨头,一小块一小块地塞到暴风雨嘴里。

                        咽不下去,就把手伸进去给它塞到喉咙口。

                        暴风雨勉强吃了半只,最后喘着粗气奋力抬头再看了两只还在努力吃兔肉的幼崽,终于颓然倒下闭上了双眼。

                        若是换个人来,恐怕还会觉得暴风雨都要死了自己还硬逼着它吃东西实在太残忍,可对青梅来说,这样死掉才算是没了遗憾。

                        死之前至少吃了点东西,哪怕都不够垫肚皮,青梅觉得暴风雨应该也算是可以瞑目了。

                        剩下半只,青梅分给了两只小老虎。反正是它们母亲剩下的,算是它们母子三虎共同吃的最后一餐。

                        两只小老虎还懵懵懂懂,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就在刚才去世了,青梅伸手喂过去兔肉的时候两小只还奶凶奶凶地嗷嗷叫着要把青梅的手一起咬来吃掉。

                        可惜最后磕痛了牙齿,只能甩了甩脑袋,等痛感过去了继续没心没肺地埋头从兔皮里寻找残存的肉渣。

                        两只小老虎目前已经有大狗那么大的块头,虽然瘦得皮包骨头,动物的本能还是趋势着它们想要多吃点食物,只两只兔子的肉肯定是不够填饱肚子的。

                        青梅任由两只小老虎挨着身躯渐渐变冷的暴风雨撕扯兔皮玩耍,自己又去附近猎了只山羊。

                        两小只对青梅已经有些熟悉了,知道她是能给它们食物的两脚动物,看见青梅扛着食物回来,立马丢下母亲嗷嗷叫着围过来。

                        青梅扔下山羊,取了柴刀剥皮,两小只就不停地扑过来想要吃肉,被青梅踢开了又扑,契而不舍的精神很让青梅头疼。

                        夏日的山羊羊毛并没有什么用处,剥了羊皮后青梅先扔到旁边灌木上晾着,等有空了再刮毛取皮。

                        一大团肉袒露在眼前,两只小老虎更加着急了,都开始对不让它们吃肉的青梅凶巴巴地叫了。

                        青梅不理它们,弯腰砍下一条后腿肉,这才让两只小老虎扑上去大快朵颐。

                        虽然答应了暴风雨要照顾两只小崽子,青梅也没想把它们带回山下养。

                        它们注定是山林里的猛兽,绝对不能因为她而养成与人类亲近的致命习惯。

                        所以趁着两小只还在进食,青梅拎起那腿山羊肉就离开了。

                        找了个能听见那边响动的地方,青梅这才点起篝火烤肉准备吃午饭。

                        暴风雨的气息大概还能在这一片保持几天,如果遇到下雨,那就很快会有猛兽占去这块地盘。

                        青梅需要给目前还没有自保能力的它们想办法制造出一个相对安全的地盘。

                        吃完烤肉充当的午饭,青梅又去看了看两只小的,发现它们已经吃饱喝足,回到暴风雨身边挨着睡着了。

                        旁边是剩下的一大半山羊肉,有苍蝇蚊虫开始在上面盘旋滋生。

                        青梅蹲在树叉上,凝眸认真看着两只睡得肚皮一起一伏格外安心的小老虎,她心里也渐渐沉静下来。

                        虽然失去了母亲,可它们的母亲却在临死前费尽心思给它们找到了一条生路。

                        就像她姐姐,在姐姐离开后的第二天,有人来找她,表示愿意收留她在他们的异能小队做后勤……

                        两只小老虎一睡就是两个多小时,青梅也坐在树叉上看了两个多小时,等两小只醒来继续吃肉玩耍的时候,青梅也给它们俩各自取了名字。

                        托两小只睡觉时不太老实的福,青梅知道了这是一对兄妹――甭管到底谁先出生,且以体型轮谁大的话。

                        哥哥脑门上是一个笔画较为清晰笔直的“王”字,很喜欢嗷嗷叫,自以为很凶。

                        尾巴尖上有一团白毛,玩耍的时候尾巴像旗杆竖起来,那白毛就像逗猫棒,总逗得它妹妹扑腾过去又抓又咬。

                        青梅显然是没什么取名天赋的,所以直接给哥哥取名叫“旗杆”。

                        妹妹个子要娇小一些,额头上的“王”字像幼稚园小朋友写出来的,衬得它正只虎看起来憨憨傻傻的。

                        因为翻身露出白肚皮的时候,可以看见它肚皮跟肋骨交界处的斑纹规律得像是裙摆,于是它的名字就叫“裙子”。

                        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如此难听的名字的两小只有了充足的食物,属于猫科动物的探索好奇心就重新冒了出来。

                        看妈妈还在“睡觉”,旗杆跟裙子就扑腾着往附近的灌木丛里钻,或是用鼻子去杵蟋蟀,或是跳起来用两只前爪子去抓蝴蝶蜜蜂。

                        青梅看了一会儿,也没继续围观,走之前又在附近查看了一下,确定方圆数里都没有猛兽,这才选定方向,朝人熊沟那边快速掠去。

                        傍晚,青梅带着一壶用泥巴叶子层层叠叠包裹好的东西回来,看旗杆跟裙子还围着暴风雨,也不管两只看见她是抗拒还是欢喜,上前就把尸体已经凉透僵硬的暴风雨用麻绳绑了背在背上。

                        发现妈妈被两脚动物抓走了,旗杆嗷嗷叫着就扑上来咬青梅。

                        傻白甜一些的裙子则是竖着尾巴要卧在青梅脚背上,俨然是已经把青梅当成了它的第二妈妈。

                        青梅轻轻踢了旗杆一脚,确定暴风雨不会掉下来,弯腰左右手各捞一只,抱大猫似的往胳肢窝下一拢,这就带着一大两小离开了这里。

                        为了觅食,老虎一般是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的,因为每到一个地方,其他动物看见老虎就会逃之夭夭。

                        暴风雨因为受伤,已经带着旗杆跟裙子在这里停留有一段时间了,这也是为什么上午的时候青梅出去打猎,竟然只在附近找到了几只兔子。

                        可现在暴风雨不在了,青梅不可能真的像一只合格的母老虎那样带着旗杆跟裙子在领地里不断迁徙,她只能先把两只带去古墓那边。

                        刚好古墓位于龙眼泉群附近,植被浓密覆盖,水源也十分丰富,对于不喜干旱炎热的老虎来说,那绝对是最佳的领地。

                        这一片原本就是暴风雨占据的领地,可半年前因为遭遇了大掌柜等人,暴风雨受伤,就带着旗杆裙子躲开了。

                        半年的时间,这里被一群野猪占领了,下午青梅就去屠了野猪首领撵走了野猪群,算是强占了这片领地。

                        在古墓附近放下旗杆,青梅又把暴风雨放下来,也没准备掩埋它,只是放在两只小老虎的新家旁边。

                        有妈妈在,受惊不小的旗杆跟裙子一落地就连跑带跳蹿到了暴风雨身边,两双圆溜溜的眼睛充满忐忑警惕地盯着青梅。

                        没办法,就算是凶巴巴的旗杆,也从来没感受过在天上“飞”的感觉啊,傻白甜的裙子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错把坏兽当好兽。

                        一人两虎大眼对大眼,彼此对视半晌,旗杆跟裙子撅着屁股往后推,碰到了妈妈,自觉有了靠山,又重新底气十足地凶起来。

                        旗杆&裙子:“嗷――!”

                        青梅:“……”

                        吃了她一只零四分之一只兔子,外带半只山羊肉,还对她凶,白眼虎。

                        虽是这么嘀咕,青梅却并不把它们的表现当回事,毕竟青梅原本就不希望旗杆跟裙子真的对她像小猫咪一样撒娇卖萌,那样反而会让青梅生气。

                        拿上弓箭去附近的鹿群里打了只小鹿回来丢在地上任由旗杆跟裙子上前死要撕咬,青梅又去附近撵走了一窝山猫,杀了两条大蛇。

                        把从人熊沟那边的那只雄虎身上强行弄来的尿液撒在了不同的地点,确定这块地盘重新被圈起来,青梅这才松了口气,先拿换洗衣服去湖泊里洗了个澡,这才随手打了两只野鸡挂在腰上赶回去看旗杆跟裙子。

                        老虎的嗅觉十分敏感,哪怕青梅换了衣服洗了澡,甚至都躲在树上没有露面,旗杆跟裙子还是顺着风闻到了陌生雄虎的气息。

                        这让它们很焦躁,不断地抬着鼻子嗅空气,嗅完了又转回去拱还在“睡觉”的妈妈,希望妈妈起来带它们离开。

                        青梅也没多做停留,确认它们还好好的,立马就回到了盗洞那边自己搭建的简陋营地里,生起篝火开始炖鸡汤烤鸡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计算机网络技术月薪上万 建材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加劳务吗 电子商务新闻稿学生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模式分析表 网络科技公司怎么缴税 电子商务法2019.1.1 国际货运代理人考试题库 武汉信息科技学院官网 2017建筑材料税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