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吻痣: 第 93 章

                    第 93 章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吻痣最新章节        下一章

                        第93章

                        苏荷尾声落下, 直播弹幕里立刻被满屏的“哈哈哈”覆盖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已经笑疯了天神还在呢小姐姐你瞎说什么大实话】

                        【哈哈孩子才做选择而我都要!】

                        【恭喜天神达成当面被绿成就】

                        【小姐姐的求生欲急速下线】

                        【您的死亡flag已立起】

                        【天神:死亡凝视.jpg】

                        【哈哈哈哈日哦苏荷这是在下不来床的边缘疯狂蹦迪】

                        【咦?下不来♂床♀吗?】

                        【此处可本】

                        【嘿嘿嘿想看】

                        【???你们又开始了是吗?】

                        【油门踩到底!往我脸上开!】

                        【……】

                        尽管看不到直播弹幕里的提醒,但求生本能还是让苏荷在第一时间回过神来。她连忙清了清嗓子:

                        “这个……好看归好看,但侍寝还是算了……”

                        “有多好看?”

                        石阶下,垂眸站着的男人出声问。随着话音,他淡淡抬了眼。漆黑的眸子里熠熠着危险的情绪。

                        苏荷想都没想,斩钉截铁:“没你好看!”

                        说完这句, 似乎怕还不够,女孩儿坐在石床上一脸严肃:“真是的, 我的宫殿里怎么可能会有男宠这种东西呢?”

                        那几乎溢于言表的求生欲让旁边女佣差点没忍住笑,但职业素养使然,她很快还是板起了脸,“魔王陛下,您一定是沉睡太久所以忘记了。起居注里有记载的!

                        女佣说完,苏荷抱着的盒子里, 烈焰红唇咔哒了下,机械化处理的声音再次没有感情地念起之前的一段:

                        “魔王骄奢淫逸,贪婪无度。她劫掠了世间最华美的财宝和最英俊的男子们藏进她的宫殿里,放任她的白骨士兵们在人间肆虐作乱,而她不管不问!

                        苏荷:“…………”

                        “最英俊的男子”,还“们”?

                        所以这其实是一早就挖好了坑等着她跳?

                        苏荷表情严肃地看向商骁。

                        “和我没关系, 一千年前的那个干的!

                        商骁还未开口, 旁边的女佣低着头说:“陛下, 您是这地宫的王,这儿的一切都属于您――您无需也不应当向奥拓维侍卫长解释, 他只是您的仆人之一而已!

                        苏荷一怔,“奥拓维?”她看向商骁,“这是你这个身份的名字吗?”

                        商骁没有开口,女佣接话:“这是您赐予他的名字,陛下!

                        苏荷怀里抱着的古书盒子里,机械声音再次响起:“起居注里有关于陛下与奥拓维侍卫长的记载,陛下要听吗?”

                        苏荷一怔,立即点头。

                        “听!

                        古书盒子里响起沙拉沙拉的声音,与之同时,平板上开始放映黑白色的阴影和噪点都很重的画面。

                        画面的中央,穿着魔王服饰的女人坐在纱幔遮挡的王座上,在一群看不清脸的宫廷装男子们的簇拥下喝酒享乐,乐声靡靡。

                        直到纱幔外一个宫廷女仆小心地跪下:

                        “陛下,人类的大军已经攻到地宫外了,奥拓维侍卫长浴血奋战,受伤太重,恐怕无法……”

                        “少废话!”

                        纱幔里飞出来一只纯金的酒杯,狠狠地掷在地上,女魔王妩媚动听而又冷冽的声音传出来――

                        “我只要他服侍我就寝!他是我的仆人!就算伤重,爬也要爬来服侍我!”

                        “……是,陛下!

                        画面一切。

                        身影修长的侍卫长配着长剑走入殿内,雪白的披风被鲜血染得通红。他每前进一步,似乎都会牵动伤口,来时的长廊内在灯火的辉映下,已经画下一条血滴的长路。

                        他最终缓缓停住,在那王座的石阶下,单膝跪地,以手抚胸,垂首。

                        “陛下!

                        男宠们不知道何时已经退走了,只有女魔王一个人坐在那王座上,眼神慵懒地望下来。

                        看着他那样跪着,看着血滴在地上汇成浅浅的一滩,女魔王低声笑了。

                        “他们都以为是我救下了你,其实不是……那时候父皇和母后还在,那时候我偷偷打开地宫溜去了人间。所有人都嫌我肮脏丑陋,说我身上沾染着从地底的血河里爬出来的肮脏魔类的气息,所有人都想杀了我……是你救了我,奥拓维。那时候你还是个人类的小孩,有着柔软的发和金色的眼,那时候你还不及现在身高的一半,但你护着肮脏的我挡在那些大人面前……后来,你为了哄我开心,就像现在这样单膝跪在我的面前,告诉我你会为我献上你的一切!

                        女魔王扶着王座的座椅,慢慢起身。

                        她面上怀缅的笑容渐渐冷了下来,她慢慢歪了歪脑袋。

                        “可是为什么呢,奥拓维?你为什么要为我献上自己的一切?连父皇和母后都把我看作最无能卑贱的败笔,我从那些比我优秀无数倍的兄弟姐妹里厮杀出来,只有你――从最开始到最后――只有你一直站在我的身边!

                        她走下台阶,拖着曳地的长裙,裙摆铺在台阶上,像一朵绽开的糜艳的玫瑰,那些花丛与荆棘绕过她白皙的锁骨,血一样的艳丽盛放在她玫瑰色的眼瞳内。

                        她俯身,轻轻勾起面前跪着的男人的脸,葱白的指尖缓慢温柔地抚摸过他最俊美的溅着血痕的面孔。

                        “你爱我么,奥拓维?”

                        “……”

                        那双深邃的眼被垂下的眼帘遮住,跪在地上的人唇角轻勾,笑意温和,而声音清冽冷淡。

                        “我的一切属于您,我的主人!

                        “――!”

                        女魔王蓦地扬手,狠狠地一耳光甩开他的脸。

                        她转身回王座,薄肩与声线一起颤栗――

                        “还好你记得,你只是个仆人,是最卑贱的人类!凭你也想爬上我的床么?不,你不配!”

                        在女魔王声嘶力竭的尾音里,画面暗了下来。

                        苏荷猝然回神,嘴角抽了抽。她开始扳着手指总结:

                        “所以就是,侍卫长救了我,我让他成了我的仆人。然后我骄奢淫逸,抢了一堆男宠养在宫里。侍卫长为我浴血奋战伤重得要死了,我还逼他来服侍我而且还要羞辱他……真是渣得明明白白啊!

                        苏荷绝望地抬头看向镜头,“这确定叫魔王起居注而不是渣女起居注吗?”

                        宫殿里自然没人给她回应。

                        女佣面无表情不为所动,一派“您是陛下这是理所应当”的淡定。

                        苏荷叹气,“好吧,那我准备睡了,侍卫长大人也可以回――”

                        “陛下,您又忘了一件事情!

                        苏荷:“?”

                        女佣抬手,清脆地拍了拍巴掌,就见几个宫廷女仆打扮的佣人端着红酒、醒酒器、酒杯排队进来。

                        三人并肩停到石阶下。

                        苏荷眼神逐渐呆滞:“这是要做什么?”

                        女佣淡定地看向石阶下站着的商骁。

                        “陛下每晚睡前都需要饮一杯红酒才能安睡。侍卫长大人,请您为陛下试酒!

                        苏荷:“………………??”

                        导演组地球是不是盛不下你们了你们是准备上天吗??

                        事实上,不止苏荷心里炸了,直播弹幕同样在安静之后陡然掀起浪潮来:

                        【日日日日日导演组你们想干嘛!】

                        【天神不是滴酒不沾吗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吧???】

                        【导演组搞事哦】

                        【啊啊啊啊放开我们天神哇!】

                        【咦,只有我一个人很期待吗?】

                        【给楼上姐妹偷偷+1】

                        【激动!想看天神尝酒!】

                        【你们就这么想看天神破禁忌吗姐妹们?你们怎么这样!好吧我也想】

                        【!拿起来了!天神他真的把杯子拿起来了!】

                        【雾草这个皱眉和吞咽好性感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我死了死一万次!】

                        【妈妈呀这个喉结和这个痣,呜呜呜我也死了,想舔屏】

                        【……】

                        几分钟后,与直播同步的,微博上继【天神.“我的主人”】后,又有一条【天神.红酒】冲上热搜前排。

                        *

                        地下宫殿的就寝时间显然不是按照正常作息来的。苏荷独自趴在石床上,一盏一盏地数那些昏暗的灯火时,心里很清楚眼下这段更像是剧情前的冷却时间。

                        按道理,另外四位“人类勇士”现在应该正在地下宫殿的上面几层费尽心思地攻克关卡、努力向自己这个魔王所在的最底层进发。而她大概就是需要等到他们带来的某个契机,触发新的剧情了。

                        这么一想,苏荷顿时觉得眼下的无聊是十分值得珍惜的幸福,正经地调整起姿势准备睡一觉了。

                        然而她的醒悟来得略晚――还未选好最适合的入眠姿势,苏荷突然听见被自己放在床头的古书盒子里面传出来了“咚咚”的两声轻响。

                        “……好想扔掉啊!

                        苏荷诚恳地感慨完,还是无奈地坐起身,把盒子拿起来打开。

                        盒子内的平板上显示着与之前相近的字迹:

                        “第三环,为了千年后的再次归来,请混吃等死的魔王陛下重新封藏地宫的命石!

                        苏荷:“!

                        她感觉这个盒子在嘲讽她。

                        而且……

                        “地宫的命石?”苏荷茫然地读了一遍,“这是什么东西?怎么不记得我听说过?”

                        “陛下――”

                        一个声音突然从殿外的长廊上一路跑进来,带着焦急和紧迫。

                        苏荷听出是之前比自己这个魔王本人还要魔王的那位女佣,她刚惊讶地抬起头,就见对方奔到石阶下跪了下去。

                        “陛下,不好了,人类已经攻到地宫的倒数第三层了!”

                        苏荷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这层的倒计时钟表,还有一多半的时间。

                        深知这也和自己之前选择“混吃等死”有关,苏荷心虚地轻咳了声,站起身。

                        “我知道了!

                        “陛下,为今之计,还请您立刻封藏地宫命石。只要命石尚在,您就永远不会陨落,就算再沉睡千年,但仍有卷土重来的一天!”

                        苏荷意外地看她:“你知道命石在哪儿?”

                        “当然了,地宫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只是地宫现世时命石将会是最完美的形态,这种形态下没有人有资格接近它,只除了您――地宫的主人。也只有您的血脉能够让它温驯归顺,只有这样才能将它封藏,让地宫重新沉入地底,进入安眠,等待再一次的归来!”

                        “……”

                        苏荷听得心情复杂。

                        “陛下,时间不多了!请您尽快――”

                        “我就问一个问题哦!

                        “……?”

                        女佣说到一半的台词被打断,不解地抬头看向苏荷。

                        苏荷一本正经地说:“其实之前我就觉得很奇怪了,这个盒子告诉我,人类王子带领着他的队员向地宫最底层进发,一旦被他们穿过重重关卡到达这一层,那我就可能会面临再次沉睡的危险――是再次沉睡,而不是死?”

                        “当然,只要命石还在,您就不会陨落!

                        苏荷无意识地敲了敲手里的盒子。

                        “命石在,我就不会死;可我想带着地宫沉睡,还要把命石封藏?”

                        “没错!

                        “哪里没错了,有错啊!彼蘸烧酒鹕,从石阶上走下来,“很明显还有第三个选择,可这个选择后对应的结果却没人说――如果他们到达这最下面的一层,而我并没有封藏命石,那会发生什么?”

                        “…………”

                        女佣蓦地愣住。

                        “这……以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

                        苏荷眼睛微亮起来,“哎?那我还真想试试了,看到底是导演组的疏漏,还是另有结果?”

                        直播选镜到了苏荷这里,弹幕再次欢乐起来:

                        【苏荷:都让让,我要搞事了!】

                        【哇苏荷这里跟祁楼他们那边画风差太多了吧哈哈哈,这么一对比,这边简直岁月静好,祁楼他们好惨哈哈】

                        【他们是体力活,这边是脑力活】

                        【话说苏荷这个问题很有逻辑哎】

                        【哈哈哈就是太有逻辑了,我估计导演组应该是疏漏了,此时内心大概有一万个mmp吧哈哈哈哈】

                        【导演组:来来来,你来!】

                        【这届节目组可太不容易了】

                        【……】

                        导演组的表情苏荷看不到,女佣的表情她却是看得很清楚了――看起来像是在思考要不要用强制手段把她拎过去的模样。

                        然后她就听见女佣开口问:“陛下,就算您不在乎自己,难道也不在乎侍卫长大人吗?他和我们,与您不同,命石只能保证您的生命而无法保证他的生命――如果命石无法带动地宫重新沉入地底,那么对于为您立下过赫赫战功的侍卫长大人,那些人类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

                        苏荷沉默两秒,转向镜头,语气严肃地开口了。

                        “我不是因为私心,也不是舍不得天神,我就是觉得给节目组添麻烦是不好的行为――所以还是按照剧情走吧,麻烦带路!

                        直播弹幕:

                        【好的,又是一嘴狗粮】

                        【我妈问我为什么一边看直播还一边汪汪地叫】

                        【天神第一吹兼天神第一护】

                        【呜呜呜我好酸】

                        【……】

                        *

                        被领到了地方,苏荷才发现所谓的命石和搁着命石的柱子连在一起看,就像是一盏落地灯。

                        唯一的区别大概是这个“落地灯”的灯泡,啊不,命石是可以搬下来的。

                        命石脱离柱子后,便从方才的散发光芒变成了一颗普通的水晶球。光源显然就在之前搁着命石的柱子里面。

                        苏荷心情复杂地瞥了它一眼。

                        女佣大约是察觉了她的心理活动,十分坦然自若地在旁边为这颗命石找补:

                        “陛下,您看,只有被您取下来后,命石才会沉静下来,等待下一次力量蓄积!

                        苏荷:“!

                        毕竟这个节目组还有一半是自己家公司投资的,假装相信好了。

                        苏荷问:“我要把它放到哪里才算是封藏了?”

                        “请您跟我来!

                        对方领着苏荷走到这片地宫最底层的尽头,那个一直上锁的房间外,她拿出了一把钥匙,打开了门。

                        “陛下,封藏点就在这个房间!

                        苏荷却望着女佣收回钥匙的手,若有所思。

                        “陛下?”

                        “……”

                        苏荷抬头,“这个房间的钥匙,都有谁有?”

                        女佣愣了下,低头,“只有我这里有。能够在千年以前得到陛下的信任,是我的荣幸!

                        “这样吗……”

                        苏荷眼神一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嘴角轻勾了下。

                        “原来是这样啊!

                        面对苏荷这种好像发现了什么的高深莫测的模样,女佣似乎是想要开口问,但最终还是咽了回去,跟着苏荷走进了这个打开了锁的房间。

                        几秒后,在女佣的指引下,苏荷站在了这房间仅有的一张桌子前。

                        桌子上搁了一个……

                        密码箱。

                        苏荷:“……”

                        苏荷终于维系不住几秒前的高人姿态,她嘴角笑容一僵,扭头看向身旁的女佣,“你不会要告诉我,让我把这个据说关乎整个地宫生死的命石放在这个保险箱里就算是完成你们说的‘封藏’了吧?”

                        女佣眼睛都不眨一下,“当然了,这可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而且这里面刻下了法阵,只要命石封藏在内保存1个小时后,法阵就会开启,地宫就将沉入地底,等待再一次的重临人间!

                        苏荷叹气,转回头,一边弯下腰准备把手里的水晶球放进箱子,一边感慨:“这还真是我听过的最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了!

                        苏荷说着,去按开保险箱上的开门按钮。

                        女佣一惊:“等等苏小姐!”

                        倒是苏荷怔了下,怎么连自己的真实名字都叫出来了?

                        然后下一秒,她就知道了――只见面前的保险箱的门,竟然是随着按钮按下毫无征兆地突然弹开的。

                        苏荷完全出于受惊本能地倒退一步,手里一滑。

                        “砰!”

                        “咔嚓!”

                        “……………………”

                        镜头里外,一片死一样的安静。

                        安静持续了几十秒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他妈笑死在这个节目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下警报都被我笑响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命石碎了!它竟然碎了!】

                        【哈哈哈哈哈完了完了全地宫共沉沦这他妈可太尴尬了哈哈哈哈哈】

                        【苏荷:我就问问节目组,这个结果你们料到了吗?没想到吧???】

                        【哈哈哈哈哈哈日笑死我了这个直播是不是到此结束了??】

                        【人类一方:突然获得胜利】

                        【……】

                        现场,呆住的三人里,闯了祸的苏荷却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的。

                        她想都没想,嗖地一下挡在了镜头前,面带微笑。

                        “嗯,刚刚只是你们的一个错觉,你们什么都没看见――地宫的命石怎么可能摔一下就碎了呢?等等我给你们施展一个魔法…………”

                        苏荷一边扯着,一边在背后疯狂给女佣手势暗示,让对方去找一个替代品来。

                        这么一会儿的缓冲,整个导演组回过神,导播间里暴动起来,整个地宫底层所有的节目组人员全部调动,疯狂寻找代替品。

                        参与节目的其他嘉宾隐约察觉,但都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至于直播弹幕里……基本都已经笑得滚到床底下去了。

                        在全节目组的努力下,新的水晶球很快被找来了,苏荷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以“魔法复原”为借口,糊弄过这个问题去。

                        但这并没有阻止,短短几分钟内,【水晶球碎了】和【真?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就手拉手冲上了微博热搜。

                        回归录制现场,女佣和摄像小哥满头虚汗,刚即兴表演了三分钟的苏荷却是异常淡定。

                        她把新的水晶球放进了保险箱,扣紧了之前弹出的这个罪魁祸首的门――只有按在门上隐隐发白的指尖能看出她此时的内心显然并不平静。

                        苏荷一边心里滴血地估量着自己会受到多少网友们的热情嘲笑,一边转向女佣,“这就……可以了吧?”

                        女佣小心翼翼地提醒她,“陛下,还需要一个密码!

                        苏荷:“……”

                        都魔王的水晶球,不是,命石了,封藏起来还需要密码这件事节目组真的不觉得有问题吗??

                        苏荷心里叹气,面上仍保持微笑,“什么密码呢?”

                        “四个数字即可!

                        “4个数字?”苏荷想了想,问:“现在几点?”

                        “14:52!

                        “……”苏荷又想了想,“那魔王的生日是哪天?”

                        女佣沉默两秒,“2月29日!

                        “――设定好了!

                        苏荷在没有让任何人或镜头看到的地方完成了密码设定,转头问:“现在可以了吧?”

                        女佣点点头。

                        正在此时,房门内突然冲进来了惊慌的宫廷女仆。

                        “不好了陛下!那些人类、那些人类就要打到这一层来了!”

                        苏荷默然。

                        而她身旁的女佣却突然拉起了她的手:“陛下,您千万不要将您设定的密码告诉任何人,这1个小时内,一旦密码箱被打开、命石被取出来、就会变成任人宰割的力量――到了那时候,地宫就真的完了!”

                        说完,女佣提起剑,拎起裙摆大步向外。

                        “随我去拦截那些人类!”

                        苏荷站在原地。

                        等到那些身影都消失在门口,她才慢慢低头。在她的手心里,有一个被塞进来的纸团。

                        苏荷眼神微闪了下,随即玩笑地自言自语:

                        “节目组能不能有点新意?”

                        纸条打开,上面只有一行潦草的小字。

                        “侍卫长不可信任!

                        看清这行字,弹幕直播里惊讶一片,然而镜头内的女孩儿看起来却丝毫不意外。

                        不知道信了还是没信,她把纸团重新叠好,收了起来。

                        然后魔王陛下无比淡定地走了出去。

                        长廊内非常安静。

                        灯火明暗间,一片片金属甲胄在眼前反射出刺眼的光。

                        之前的女佣和其他地宫的仆人们就倒在这些人类军队的脚旁,而他们的前面,除了苏荷之外的五位嘉宾分散着站,但站在同一边。

                        为首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对魔王陛下最忠心耿耿的侍卫长大人。

                        四目相对。

                        孤身站在只有自己的一边的苏荷突然觉得有点冷。

                        她弯眼笑了笑,明媚漂亮。

                        “喂,奥拓维,你不是起誓过会将自己的一切全部献给我吗?”

                        一身侍卫长服的男人站在光影的分割线上,那张清隽的面孔被打磨出凌厉的弧度,再看不出之前半点温和,连眼神里都只剩下冰凉的冷淡。

                        “那是奥拓维说的,和我无关!

                        “……”

                        女孩儿垂眼,目光微微黯下来。

                        站在对面的众人前,男人见到女孩儿的反应,几乎是本能地皱眉,下意识地往前踏出一步――而他身后,淡笑不语的裘宸翔却突然早有预料似的抬手,扯住了他的衣角。

                        “王子殿下,魔王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您不可以离她太近的!

                        话声一落,对面前一秒还很是沮丧的女孩儿,此时已经蓦然轻笑起来。

                        “你们太过分了吧,这么多人类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在那昏暗的光下,女孩儿眼波流转间还真多了点能迷惑人的魔性一样的神采。

                        裘宸翔淡淡一笑,接过话头又转走了话题:

                        “魔王陛下怎么会是普通的弱女子呢?而且,看来您对殿下的‘背叛’并不意外,难道您早就猜到了?”

                        苏荷摇了摇头。

                        “没有猜到,只是觉得不太对――魔王都养无数男宠后宫那么渣了,侍卫长最后竟然还以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救下了她、然后兢兢业业继续转世来找她……这怎么想都不合逻辑吧?”

                        苏荷一顿。

                        “而且无论是起居注,还是地宫里的人的言行,不止一件事告诉我,一千年前的魔王殿下对于这位为自己出生入死的侍卫长并不信任!

                        苏荷转向商骁,莞尔一笑。

                        “对不对?”

                        商骁未语。

                        从那个时常温柔微笑的侍卫长的人设离脱离出来,此时这个属于人类王子的冷淡一面,倒是更让其他人找到了他自身的现实感。

                        只是沉默之后,商骁走上前。

                        “答案我早就告诉你了!

                        他停在她身前。

                        “那只娃娃还在么?”

                        “……”

                        苏荷一怔,但还是打开了抱在怀里的起居注盒子,拿出了那只弯眼笑着的小侍卫长。

                        商骁伸手接过,用力一按。

                        “咔嚓”一声轻响,那个娃娃从中间裂开一条缝隙。

                        苏荷瞳孔一缩,“别――”

                        她余下的话声自动咽了回去,因为等男人再摊开手,她才发现对方并不是捏碎了那个娃娃,而是娃娃本身就在上衣与下裤之间有一条细微的接缝。

                        这是个小套娃。

                        黑色侍卫长服内,里面小了一号的、穿着白色王子装的、面无表情且冷淡的小号娃娃露了出来。

                        苏荷眼底露出意外又惊喜的情绪。

                        她伸手拿过了两个,本能地低呼了声:“好可爱!”

                        “……”

                        商骁眼底掠过无奈。

                        只是很快他便按捺下来,神色恢复了冷淡。

                        苏荷无缝转进了戏里,她小心翼翼地将两只大小不同的娃娃一起收进了起居注的盒子里,然后才抬头。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会在我身边蛰伏那么多年、费尽这么心思力气和手段?明明你有很多机会置我于死地才对!

                        苏荷一顿,又说:

                        “一千年前,那时候的魔王应该也发现了这一点,她同样不明白――就算是要借她的手杀掉那些远比她优秀的可以继承地宫的兄弟姐妹,但在那之后,为什么还不杀了她?她不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才会那样试探她的侍卫长!

                        面前的男人冷淡地抬眼:

                        “你比她聪明,你应该猜到了!

                        “……”

                        女孩儿僵了下。

                        而商骁慢慢侧绕,从她肩膀旁擦身而过,侧颜冷漠。

                        “你在为什么拖延时间,我就是为什么在你身边蛰伏了这么多年!

                        苏荷猛地伸手,抓住了他的衣角。

                        她面上撑起灿烂的笑,只是声音里带着不自察的颤栗:

                        “你……你不会知道密码的!我只是随便设了一串数字而已!”

                        “是么!

                        男人停住身。

                        下一秒,他微微侧转回来,抬手轻柔地抚摸一样勾托起女孩儿的下颌,他垂眼望着她,面上的笑好像一如从前那样温柔,好像什么都没变过。

                        唯独那双眸子。

                        漆黑,深不见底,透着森寒漠然的冷淡。

                        他低声,如情人间的呢喃:

                        “那你怕什么呢,我的主人?”

                        “…………!”

                        苏荷的瞳孔蓦地一栗。

                        而下一秒,趁她心神松动,那人已经挣脱了被她攥着衣角的束缚,转身进到了她身后的房间内。

                        苏荷蓦地回神,惊慌地跑了进去。

                        商骁停在那只保险箱前。

                        他单膝微屈,俯身下去,在那密码盘上轻轻拨弄起来。

                        “你说得对,如果你真的是随便设置了一串数字,那么确实这一次我也仍旧只能空手而归。但……你真的只是随便设置的么!

                        咔哒。

                        第一个表盘红点转到1。

                        “事实上,一千年前你确实是那样谨慎过的,所以即便那时我尽了全力,到最后也只能得到一个让地宫再次进入沉睡的结果!

                        咔哒。

                        第二个表盘红点转到1。

                        “而这一次,你输了。因为你没有守住自己的心!

                        咔哒。

                        第三个表盘红点转到1。

                        “明知道不应该,但你还是没能忍住――”

                        咔哒。

                        第四个表盘红点转到5。

                        按钮被直起身的男人按了下去。

                        “砰”的一声轻响,保险箱的外门弹开,水晶球露出,一个小时的倒计时永远停了下来。

                        而那人扶着金属箱门,侧转回身,望着脸色苍白的女孩儿。

                        他唇角一勾,眼神冷淡。

                        “你还是没能忍住――把密码设成了我们相隔千年重逢,而我唤醒了你的那个时间点!

                        “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爱上一个仆人――我的主人!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计算机网络技术月薪上万 建材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加劳务吗 电子商务新闻稿学生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模式分析表 网络科技公司怎么缴税 电子商务法2019.1.1 国际货运代理人考试题库 武汉信息科技学院官网 2017建筑材料税率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