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520小说吧 -> 其他小说 -> 大佬穿成虐文炮灰: 第 21 章

                    第 21 章 免费阅读

                    上一章        大佬穿成虐文炮灰最新章节        下一章

                        “啥?每个月三两银子?娘您这是要该行当强盗吗?”正在练习走路的江河目瞪口呆,他知道老小陈氏贪婪,可贪成这副德行也太极品了。

                        小陈氏跳出来,“大哥家现在天天吃肉,也不想想娘跟着我们吃啥,你们发了大财,就不孝顺孝顺亲娘,你也不怕人笑话!毙〕率显静幌胧ㄗ哟罂诘,可她眼尖啊,一眼就瞅见厨房里吊着的至少五斤重的大猪蹄,还好几只呢!

                        江河无语地抬起自己的脚:“看到了吗?”

                        “哦,大伯能下地了,恭喜恭喜!毙〕率戏笱艿厮,怎地不直接当瘸子呢!熬褪亲呗纷耸葡裱Р降男⊥尥!

                        “你也知道我走路像学步的孩子,就应该知道这头家是谁撑起来的!苯硬荒头,“银子都是顺娘赚的,我还得靠她养呢,哪来的脸让她出抚养银!倍佑幸逦裱锴,可不代表儿媳妇也有义务养婆婆,就算有义务养婆婆也没养小叔一家子的道理。

                        “老大,你们夫妻一体的,顺娘的就是你的!崩铣率媳磷帕晨,“你二弟读书费银子,他诗会上穿的衣服都是普通棉布,用的也是普通笔墨……娘知道让你出那么多抚养银有点过份,但你二弟考中秀才你不也有好处?”

                        “免了,我不要这个好处!苯泳葱徊幻,“大房二房既然分家的,这荣也好衰也好,各不相关。既然娘提到抚养银,不如咱们先谈谈你这家分得公不公平,我记得朝廷律令,这大房嫡子应该得七成吧……”

                        他之前分家时没提这个,就是想彻底分出去,绝了将来老陈氏死皮赖脸赖上大房的可能性,毕竟民间多的是偏心的父母,大家都默认谁拿大头谁就赡养父母。

                        老陈氏脸铁青,“老大,你就这么恨娘?娘心里苦,你就不能体谅一下?”

                        “所以儿子体谅的结果就是赔上一条腿?”江河冷笑,“娘,儿自小下田做木工,没一天休息过,赚的钱全拿来养家,粗粗算来,儿为这个家牺牲十几年,结果呢,娘却能眼睁睁看着牺牲我!

                        小陈氏觉得不妙,赶紧道:“大哥,不管怎么说,娘的生恩养恩您得报答,你看大房吃肉二房吃野菜,这说出去对你的名声也不好听是吧。大嫂在不在?好歹也是江家养活她,她出点银子孝顺娘是应该的吧!

                        “顺娘是童养媳没错,可她过来的时候是带了嫁妆的吧!苯拥,“五十两银子养十个顺娘都养得起。而弟妹的嫁妆呢,我记得当时就一床被子二两碎银?”小陈氏哪来的底气成天在顺娘面前显摆,明明是野鸡却非得装凤凰。

                        小陈氏脸气得通红,二两碎银又怎么了?村里大把姑娘只陪嫁一床被子的,甚至有些就两身衣裳的。

                        “总之顺娘回来就让她交银子出来!崩铣率现蓝痈郧坝扌⒉灰谎,可还带着些许期望,“她若不交就不是咱江家的媳妇,你就休了她……”

                        老陈氏还没说完,戏精再次上线,江河嚎得仿佛死了娘般,“没天理了!娘您为了霸占儿媳的钱财要逼儿子休妻,我媳妇人品好样貌好,我成废物也不曾嫌弃我,我娘我兄弟不肯为我治病,我媳妇为了给我治病抛头露面……娘你是不是儿子的仇人,我以后干不了重活只能靠顺娘了,你却让我休了她,以后儿子靠谁生活?您这是让儿一辈子打光棍吗?”

                        桃花娘一家子终于爬上山,还在喘气,半点都不累的四嫂先开炮了。

                        “江老太太,你这是将儿子往火坑里推!要是两口子合离了,多的是男人想娶顺娘,她现在可是咱们方圆八百里的女财神,江大郞就不一定了!

                        腿都废了哪家闺女敢嫁?再说了,有老陈氏这样偏心的婆婆,只要脑子不进水都不会想着进江家。

                        桃花娘拍拍胸脯,喘了口气说,“老陈氏你这已经不叫偏心,你对你大儿子简直是没有心!

                        “不不不,还是有心的,狼心狗肺!”

                        老陈氏还来不及说话,就被连绵不绝上山来的村民吓住。

                        怎么回事?今天大郞请大伙吃饭?

                        老陈氏不知道她惹众怒,你想打破别人的饭碗,小心别人打破你的头。

                        “老陈氏你还要不要脸!”一个家中独子身体骨差,婆媳靠着顺娘的头花才将日子过得稍有起色的人家平日大声话都不敢,这会也勇敢地站出来。

                        “江大郞没断腿前,你将他一家子当奴隶,做得最多,吃得最少,你们家明明买得起牛,你却舍不得,那时还跟我说大儿子蠢笨,就要跟牛一样干活才好……在你眼里,只有小儿子才是人!”

                        “二儿子是宝贝,田都没下过,大儿子当牛用!老陈氏你没良心!”

                        “现在看人家日子好过,就想着让大儿子一家继续当牛马!老陈氏啊,劝你做个人吧!

                        “我怎么觉得老陈氏克儿子儿媳?”一个声音嘀咕着,却足以让所有人听到,“这大房一分家就发了,大房没分家时候,个个都饿得皮包骨……”

                        老陈氏气得发抖,几乎半个村子的人都进来了,一人一句,她都快被吐沫淹死了。每回她一开口就被怼回去,她战斗力再强都骂不过一村子的人。

                        小陈氏已经偃旗息鼓,这场面看得她心怵。

                        “啧,里正那里还有契约呢,也不知外面的人知道江家二房这么贪婪,江二郞科举还能不能参加……”有脑子聪明的喃喃道,声音正好大到老陈氏听得见。

                        也别怪村里人倾向江家大房,人都是趋利附势的,顺娘让村里人做头花,春耕后闲着没事干的大闺女小媳妇老太婆可赚了不少,大家心里感激着呢。

                        江河一一谢过村民,他觉得跟村人一起做头花生意真是明智之举,瞧瞧这些自来水军,多省事!

                        老小陈氏哪敢跟半个村的婆娘们正面刚,狼狈地跑了。老陈氏恨极了这些管人家闲事的三姑六婆,心下发狠,等二郞考中秀才,村里人别想沾光。

                        村里人还真没想沾光,就连里正都隐隐后悔,现在他说话也没以前顶用,半个村子都在维护江大郞一家子。

                        几个主持分家的族老也抬不起头,桃花娘找人做针线绕过他们家,家中的女眷隐隐都在责备他们。

                        看桃花娘一家子就知道,这三天两头吃肉得赚了多少啊。

                        桃花娘大获全胜,得意洋洋像打了胜仗的将军。

                        “各位多谢啦!大郞说了他们家头花还在扩大生产,再让我帮着挑几家帮忙,今天帮忙说话的人家优先!

                        特地上门帮忙的人家都快乐疯,有好几家激动得跟桃花娘打包票,下回老陈氏再过来找江家大房麻烦,他们一定第一时间跑过来,怼得她怀疑人生!就算打架她们也不在怕的!

                        ***

                        晚上顺娘回到家才知发生了什么事,给江河泡脚按摩的时她一声不吭。

                        “别往心里去啊!苯影参克,“要是娘跟你要银子,你就说全部给我治腿,我跟老御医窜一下口供!崩嫌娇床簧侠铣率,他只收一点诊费之事一直没传出去就可知其心细。

                        “哪里是因为这个!彼衬镅劬τ行┖,“我是受不了人家说你吃软饭,靠女人过活!闭饣岸穸景,有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个!好不容易她的日子过舒心,怎么就有那么多人看不得别人过得好呢。

                        “这有什么,这说明我江河命好!苯硬灰晕,作为一个孤儿,他上辈子可没被人少说,面皮厚是他的优点。

                        “夫君,我跟外人说头花都是您设计的……”这样就没人说他是小白脸。

                        “千万不要!我可不想被人笑!

                        江河觉得他还是当小白脸吧,这可不是现代服装设计师大部分是男人且这职业十分高大上的年代。

                        顺娘眼中带泪,嘴角却带着笑,她鼓起平生最大的勇气亲他一口。

                        江河蠢蠢欲动,生活要有大和谐啊。再说了,他虽然不重男轻女,可这年头有个儿子,闺女们的生活才更有保障。

                        第二天,两个妞妞发现娘亲脸红红的,时不时偷看爹,而爹呢,一看到娘就傻笑。

                        完全不明白是啥回事,但爹娘感情好她就放心,昨天奶过来闹,她们还真担心爹娘会吵起来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弹窗免费小说

                      <address id="bpfbj"><th id="bpfbj"><meter id="bpfbj"></meter></th></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mark id="bpfbj"></mark></dfn></address>

                          <sub id="bpfbj"><dfn id="bpfbj"></dfn></sub>

                                <address id="bpfbj"><dfn id="bpfbj"></dfn></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var></address>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sub id="bpfbj"><var id="bpfbj"></var></sub>

                                    <form id="bpfbj"></form>

                                    <address id="bpfbj"><var id="bpfbj"><ins id="bpfbj"></ins></var></address>

                                      计算机网络技术月薪上万 建材公司的经营范围可以加劳务吗 电子商务新闻稿学生 电子商务法2019年1月1日起施行 电子商务模式分析表 网络科技公司怎么缴税 电子商务法2019.1.1 国际货运代理人考试题库 武汉信息科技学院官网 2017建筑材料税率表